我回家后就联系你们

2020-01-23 22:28

因为女孩提供的个人信息太模糊,民警一边连夜展开身份确认工作,一边做好多种预案。

万一女孩是不好意思主动联系呢,警方在她下车地附近安排人等候,“并随时可以联动当地警方进行协助。”办案民警说,他们又担心女孩自己坐车回到武隆,于是在汽车站和火车站都安排人手……

“这可耽搁不起,不要影响明天考试。”围观者建议,干脆找一辆车。

晚上12点过,李师傅给警方回复,“那娃儿自己走了!到现在也没有给我发短信过来。”

“妹妹你的准考证呢?你们老师怎么都不想办法呢?”民警到场,见到女孩的打扮,一开始有些怀疑。但女孩说,“身份证和准考证,老师担心我回家弄丢了,都给我保留着!下午熟悉了考场,我就走了……”

警方还展开多头联动,安排民警继续核实身份、确认考场位置,又安排送考车辆待命,安排专人负责对接沿途区县,准备向送考沿途区县警方和贵州警方寻求帮助。

小谢还说,上午就接到通知,看完考场后,才决定回家见奶奶最后一面,这样累一点,但不留遗憾。下午,她从主城乘车到武隆。在重庆没有买到回务川的票,又想到武隆距务川较近,可到了武隆发现没有车回务川。

“她把手机给我,我用她手机给自己的打,但打不通。她说有了信号后就打电话给我或发短信,一并把老师电话也发给我。”李师傅说,但女孩并没有打电话回来。

好心人周先生说,“她的身世和遭遇真不像编的,我们都议论了一个下午了,我们相信她一定是有难处,不得已为尽快回家才说自己是考生,希望引起重视,但我们希望她出面把情况说清楚,如果有困难,我们还愿意继续帮她。”

傍晚6时30分许,武隆县公安局接到报警。武隆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立即指派武隆火车站派出所出警,民警在武隆火车站外广场找到女孩。

女孩走后,火车站民警向武隆警方反馈情况后,武隆警方立即着手安排女孩的接送考事宜。这时,民警拨打女孩电话,试图询问一些情况,但电话无法拨通。

警方从小谢提供的模糊信息中寻找和比对排查,发现10多个疑似人员,最后锁定小谢的真实身份。她竟然是遵义市凤冈县土溪镇的一个已婚女子,她的家庭住址距离下车的务川也不远,生日也是对的,只是出生时间并非1995年,而是更早一些。

“放心!你的两个愿望我们都要帮你圆了!”民警急忙联系送考车,但因为并非考试当天,火车站附近没有送考车备勤,最近的送考车到场也要半小时。

面对民警,小谢道出不幸身世:从小就没了父母,被抱养到务川一户人家,孰料还没有记忆,养父母就去世。此后,由奶奶独自带大,现在在重庆读高三。

“回家后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早点起来,我们随后安排车来接你。”民警还让女孩留下手机号码,以便联系。

女孩说奶奶病危,她要回务川给奶奶送终,但从主城乘坐火车到武隆后,买不到务川的票了。因为走得急,只有几十块钱,钱包银行卡都没有带。

“你身上没得点钱,怎么行,来,我们一个凑点。”有热心人发起募捐,你50我20,很快就募集了420元。女孩拒绝一阵后,在众人劝说下收下了。

警方设想的预案至少有7种,就是希望她不要错过高考。一直到昨日凌晨5点,女孩也没有任何消息。按照此前约定,女孩最晚在凌晨5点要回武隆。

民警又询问女孩家庭住址,得到的答复是务川桃符。民警还和女孩约定,“看了奶奶就联系我们,我们安排车辆先把你接到武隆,好好休息一下后再赶往重庆考场。你是哪个考场?属于主城哪个区的?”

不过,民警并没有放弃继续找女孩,寻找的目的不是因为她撒谎要教育她,而是想知道,她是否真有困难。“分析她的微表情,她的身份虽然不是考生,但讲述的一些情况并不像假的。”一民警分析说,女孩的生日是对的,报的目的地和家庭实际地址相距并不远。虽然查不到女孩娘家人信息,但猜测是不是娘家真出什么变故,以至于她如此急着回家。

女孩哭着致谢民警后说,“我回家后就联系你们,然后把老师电话给你们。具体哪个考场我也不清楚,老师电话我也背不到。”

眼看高考迫近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。警方准备第一场开考后,进一步确认女孩身份。重庆的外地考生满足条件的就那么些,开考后,很快就从多个权威渠道获悉,考生中并没有这样一个谢姓女孩。

昨日下午,重庆晚报记者也联系上女孩所在村的村主任。村主任卢(音)先生表示,小谢一家一直在外务工,邻居们也联系不上她家,“但是他们家最近没有听说什么变故,家庭条件也不差。是不是娘家发生了什么事情?但是娘家哪里,我们还真不晓得。”

“微信、支付宝都可以啊!”一年轻人建议女孩在线支付。“没有那些功能。”女孩掏出手机,一脸茫然。

“谁能帮帮我?我要回贵州务川,但是没有车了。”最先发现女孩的,是从火车站出来的乘客郑先生。

“女孩提供的个人信息是错的,电话是错的!按照政策,外地考生在重庆参考,如果是女孩这种情况也不符合条件。换句话说,女孩撒了谎,她并不是考生。但我们担心是特殊情况,依然随时准备为她提供服务。”一个晚上,四五个民警和送考工作人员都在为女孩操心。

此时,一位摩的师傅主动过来,表示愿意义务帮忙。民警拍下摩的李师傅的行驶证和身份证,嘱托他一路注意安全,及时将女孩送到家,并保持和警方联系。

武隆到务川有120多公里,路况不佳。李师傅离开武隆火车站时,民警专门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7时零5分。

“那可耽搁不得!我们给你报警找警察,最近民警都有送考服务的。”郑先生提议报警求助。

找到真实身份,民警也想联系小谢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因为小谢近期并未住在户籍住址,截至发稿依然没联系上她。

小谢说,奶奶病危的通知是亲戚思考后发出的,“他们说,奶奶快不行了,不想瞒着我,想把决定权交给我。”

李师傅事后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女孩在务川县一个叫桃符的地方后,强烈要求下车。“我家还要走1个小时山路,你摩托车也去不了,跟着我我反倒不放心。”

随后,民警又给李师傅打电话。电话中,女孩通过李师傅不停致谢民警,并表示,“我就坐摩托回去就行了!你们真不用麻烦,摩托车还方便些。”

“其实我还是想跟着她,但是人生地不熟,竟然跟丢了。”李师傅想,女孩说得也在理,便要求她留下电话和老师电话,方便接送。

昨日下午,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给女孩提供帮忙和捐款的多位好心人,他们得知女孩不是考生的消息后,也并没有责怪女孩。

众人帮女孩把行李箱搬上摩托车,民警从兜里掏出钱塞给女孩,女孩一直推脱拒绝,但这一举动,反倒激发众人爱心。

为避免李师傅分心,民警不敢一直打电话,而是根据女孩透露的信息,从外围核查身份,确认准确地址。然而,女孩提供的信息根本查无此人,民警依然没敢往女孩撒谎的角度分析。

“怎么办?怎么办?再回不去,明天高考就只有放弃了!”女孩说出了这个重大消息。

“你们大恩大德,无以回报?我会好好考试的。”离别之前,女孩跪地给众人一个响头。